蔡家寺的地理位置 蔡家寺的简介及名称由来

简介

  蔡家寺依山而建,坐北朝南。从山脚至半山腰,阶梯而上,营造有序,疏朗自然。山门为明次三间,采用单翘无峁五踩斗拱。财神殿为楼阁式建筑。此外,还有三国殿、菩萨殿、文昌阁、大雄宝殿、祖师殿、伽蓝殿、讲经堂等。寺内大小建筑30余处,均为清代所建。与甘谷其它古建不同的是全部建筑均采用悬山顶式建造,清代风格明显。 蔡家寺建筑规模宏大,结构布局紧凑合理,气势庄严雄伟。相传,最初为元代一位王爷修建的私邸,因有人告发其私建行宫,意欲谋反。王爷闻讯大惊,连夜返回,将其全部改造为寺院,方躲过一劫。后来王爷深感仕途险恶,乃归皈佛门,在这里长住下来,广招八方游僧,普渡百姓困厄,这里也就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寺院。 蔡家寺整体建筑共分三层,由山下拾级而上,每到一层,便可游览不同的殿宇建筑,也有不同的感受。一个层次,如同一个境界。登之弥高,境界弥高,感受亦不同。当登上最高层时,便觉视野迥然开阔,平视白云飞鸟,俯瞰渭水波涛,心游物外,目极八方,给人顿以脱凡去尘之感。

地理位置

  蔡家寺在甘肃甘谷县东北渭水峪火车站(陇海线)以西,渭河北面的二级台地上,寺、村同名,寺在村北一山丘上,依山而建,直达山顶。据清乾隆《伏羌县志》(甘谷旧名伏羌)记载,寺庙建于元顺帝至正年间(1341~1370),至今已有650年左右的光景。至于何时有村,县志语焉不详,实难详考;而何以村、寺同名,亦不得而知。最奇怪者,蔡家寺村,顾名思义,村人大率当为蔡姓,就像河对岸斜对的蒋家寺村,其村民多为蒋姓一样,然而,蔡家寺村从来不闻有过蔡姓之人。这一点,至迟在清乾隆年间,就已引起出身于该村的诗人李兆甲的注意。李兆甲(1767~1830),字逊乙,号椒园。笔者今尚存有其《椒园诗钞》誊稿一卷,其诗多经其师临洮吴镇与无锡杨芳灿等评定。内有《蔡家寺》《登蔡家寺》《蔡家寺即景赠僧寂成》等诗,其中《蔡家寺》一首即抒发了对以上问题的怀疑。

名称由来

  在伏羌(今甘谷)县的东北境内,有一座巍峨的山头。山下是我家所在的蔡家寺村,山上有个叫蔡家寺的庙宇。这寺庙我常常前来攀登,但从来也没有感到厌烦过。这地方柏树森森,古院幽邃,风景很是宜人。寺庙和山门坐北朝南,登上寺庙前院的藏经楼廊眺望,山水的声音随风而至,而树头美丽的小鸟呼朋引伴,一声声听起来好像都有意义,只可惜我们听不懂罢了!这时我突然又想起蔡家寺村和蔡家寺庙,笼统都叫"蔡家寺",可"蔡家"二字的涵义到底是什么,从来有谁真正理解过它呢?我一直想弄懂它,可是村里庙里都没有记载其义的石碑之类。每当想起这件事,我就感到心情迷乱,好像喝醉了酒一样!面对着河对岸陡峭的远山"六峰"。恍惚间仿佛面对的是九嶷。虽然心底好像起了九团疑云,但脚下的清清渭水却提醒我这儿只是吾村。正在这时,去河边取水的老僧回来了,我就向他请教。他坐在那儿笑了笑,向远处的河边指着说:"那河畔浪花翻滚的地方,据说过去曾经是繁华的大人物府第 呵……"听了老僧的絮叨,我一时觉得天道无亲、天道无常,古话真是不错。而流水之道也是不平常的:今日鱼儿游过的地方,安知不是昔日雕梁画栋之上的燕巢所在呢!今日蛟龙出没的所在,又安知不是往日人家的鸡埘之地呢!暮色渐起,河沿岸上群蛙的合唱已经开始,这使我联想起那儿当年曾经是豪门的歌吹之地,传说夜深人静有时还可听到音乐之声,可现在却再也无法常常听到了。

  今日近村地名尚有"某(谢)家湾(沟?)"(及"谢家台子"等)的称呼,但"蔡家"之"蔡"姓何在?却是空留于那些浩淼的烟波之际了!想从前的蔡姓之人早已一无所存,今之寺名仍沿称"蔡家",岂非多余而徒启人疑窦?勉励吧,我的李氏同宗之人!这儿到处的松柏为何老是这么苍翠呢?这是因为只有深培根本,才能繁茂枝叶,使其四季叶不坠落。唉,明明是瓜瓞绵绵的李家庄,却常常被人要呼作"蔡家寺"。但说不定到了后来,真的有朝一日又会被人呼作真正意义上的"李家寺"吧!

  诗末为什么会有由"蔡家寺"他日改为"李家寺"的奇想?这是因为蔡家寺村民十之七八皆为李姓,余为杂姓,故该村亦被人俗称为"蔡李家",以与附近王姓村民聚居的"坡王家"并称,又与对岸中滩河村的"中洲李"区别。至于诗中老僧所说替诗人解惑的"浪花横翻处,往年天水甘谷蔡家寺 繁华第"二句,凡是本县人者,皆知其所指乃一脍炙人口的当地民间传说:

  蔡家寺本来是名副其实的蔡家村,全村本出于同一个蔡姓家族。某朝某帝时,村里出了一位大官,后来位及人臣,官作到丞相之位,人称蔡相爷。蔡相爷在京城自然有府第,他却喜欢住在家乡本村的自家院宇里,一年中倒是在京住的时日少,在乡住的时日多。但这样一来,他老爷又怎么能不误每天的上朝呀!原来这蔡相爷有一宝贝。这宝贝是一头青牛,那青牛尾下屁股眼里孵着一窝"牛屎火燕儿"(按,火燕,红尾鸲的俗称;牛屎,当因其常随牛后于翻地时觅虫吃而名之),但与牛却相安无事。 要说这宝贝牛的好处,那可真是骑上它能日行千里,夜走八百;事急时且可日夜兼程。所以蔡相爷骑着它前往京城,有道是晨去暮归,风雨无阻,从不误事的。这样过了三年,也是福极祸来,喜极悲生,合该有事。有一天,一位客人看到蔡相爷这青牛坐骑屁股尾下鼓鼓囊囊,骑上不甚雅观,就问其原因,相爷因此告之。客人大不以为然,认为掏去鸟窝,牛可行更速。相爷碍于客人的面子,况且自己也不全明究里,乃命人立即照办,为牛"轻身除秽",掏去了鸟窝。这一天,蔡相爷照例骑牛从乡里家中出发进京,牛鞭一挥,天不明就起身了。可是,走出去不远,行至绣金山上,牛 了蹄子,再走不快了;勉强鞭行至再前面的山上时,那牛趴在地上,说什么也走不动了。蔡相爷只好赶忙折回,改换快马兼程往京,但到京已是第三天了。

  适逢前一天皇帝召集百官商议大事,却就是不见丞相踪影。早有大臣乘机参奏一本,说蔡相爷深居简出,素有篡逆不轨之心,宜下旨查抄其家。皇帝在气头上,龙颜大怒,遂下旨抄没了蔡相爷在京城的府宅。蔡相爷误了朝事,又被大臣乘机参奏,心中又悔又怕,情急之下,立即自杀。消息传到梓里,情势越说越怕,甚至有流言说蔡相爷准备篡位登基,在其家乡修了一座金銮殿;皇帝已派钦差前来查看,如有此事,就要满门抄斩。适逢蔡相爷最近在其乡里正大起甲第,族人也不考虑谁会相信相爷在其故里的穷乡僻壤能修殿登基,反正阖族之人都吓坏了,不仅立即把那新起的甲第改为庙观,而且全族一夜之间都改为"李"姓,以免遭九族灭门之祸。

  但是钦差终于没有来,战战兢兢的族人好久都在恐惧中过着日子。后来,族人终于也没有再改回"蔡"姓,而以"李"姓相承至今。只是为了纪念蔡相爷,就把那座寺观称之为"蔡家寺"。并且把当年那神牛踒过蹄子留下蹄迹的山湾,称之为"牛蹄湾";又把神牛卧倒的那座山称之为"卧牛山"。

  日子一久,由于"蔡家寺"那地方太有名,久而久之,外村的人就把那本来叫"北坪"的村名也不叫了,干脆村因寺而出名,村子也都叫"蔡家寺"了!

  传说当然不是事实,但不应全是空穴来风。经查《中国宰相大全》一书,蔡氏为相者,共有七人,全在宋代,蔡京即其一,然为福建仙游人(北宋名相蔡襄亦仙游人)。又一人因罹罪而流徙,死于边地,情境、籍里与传说中的"蔡相爷"亦均不相似。

  上世纪80年代末,地方修新县志期间,县人李承明老先生终于提出来一条十分引人注目的线索:蔡家寺传说中的"蔡相爷"应是汉武帝时的李蔡!

  李蔡生平事迹较简,《史记》《汉书》均附记于其堂兄长李广的传记之中,今撮要如下:

  李蔡,成纪人也,为李将军广之从弟。与广事孝文帝、景帝、武帝。孝文时,广与蔡俱为郎。景帝时,蔡积功劳至二千石。孝武帝时,至代相。以元朔五年(公元前124年)为轻车将军,从大将军卫青出朔方击匈奴右贤王,有功中率,封为乐安(按,今属山东高青县境)侯。元狩二年(公元前121年)中,代公孙弘为丞相。

  蔡为人在下中,名声出广下远甚,然广不得爵邑,官不过九卿,而蔡为列侯,位至三公。

  广死之明年,李蔡以丞相坐侵孝景园阳陵神道之地,当下吏治,蔡亦自杀,不对狱,国除。

  这确实是一个良好的思路和重要的发现!以前者言,"蔡""李"与"相爷"三者一沟通,不就是"丞相李蔡"么!何况李广、李蔡俱成纪人,西汉成纪县治今考在秦安、通渭、静宁三交界的静宁县南境治平乡刘河村东南一华里处,其县境与当时的郡治冀县紧邻(笔者有《西汉天水郡郡治考》,载《西北史地》1995年第4期。冀县,治所在今甘谷县城西三公里处)。广、蔡俱公卿之尊,蔡故宅由县徙郡而居郡,亦人之常情。以后者言,历史上之李蔡丞相因侵占皇家陵地有欺君犯上罪而自杀;传说中的蔡相爷因大起甲第被指为篡逆而自杀,二者何其相似乃尔!

  但是,2004年春节,当笔者亲访蔡家寺村李氏后裔德全先生,得见其宗族之家谱时,谁知却大谬不然。家谱分明记载,此李氏是明季由陕西白水(按今属蒲城)县迁徙至此的。可是,据德全抄录近年出土的伏羌北坪李氏五世祖三涧公李楷的墓志铭(李楷,明中叶隆庆年间曾为四川大足少尹),却说该族是元季由白水迁来的。这说明家谱是后修的,其修谱年限估计已到了清代。因追叙太远,故而竟有此整整一个朝代之差!然而,不论是明是元,都似已说明,蔡家寺村李氏与李蔡应该无关。

  然而,笔者从李德全先生那里还了解到另外一个情况,那就是村里的李姓并非都出自同一谱系,确实有些门户并不在家谱之列。不过听说他们自己的祖上也还是"从陕西白水迁来的",但由于并无家谱,所以对续谱系、争祠堂一类事,不仅并不热心,反而有些反感云云。

  看来,蔡家寺村与李蔡的关系,真怕是"事出有因,查无实据"的了!

  不过,笔者倒并不如此就下结论。因为我们还可以提出这样的问题:是否元季白水李氏迁来之前,此处原无这样一个村子?若是此处本就有一村庄,白水李氏只是有缘前来投靠或曰投奔且定居,那么这"缘"又从何来?是悲天悯人的同情呢?还是有亲戚关系呢?抑或是此村亦为李姓(或径是李蔡一房),有道是"五百年前是一家"之故呢?若是后者,或地主无谱且日见凋零、客籍有谱而日见繁盛,以至于今日沧桑变化,也许形成类似于反客为主的局面,亦未可知。这当然只是猜测,但谁又敢说完全没有这种可能呢!

  无论寺以村名或村以寺名,似乎都显得有些特殊,不过这还不是主要的。民俗上确有以祠改寺的事情发生。同样都是祭祀崇拜,二者相差并不甚远。设若蔡家寺村确为李蔡故里,那么,作为庙宇的"蔡家寺"本为"李蔡家祠"而后因避祸诡称"蔡家祠",再后改变为"蔡家寺"的可能性就也是存在的了。

  但是学术研究毕竟不能建立在一个一个的假设之上。"蔡家寺"名称之谜,还有待于我们去作进一步的调查研究而逐步揭开。

  作为佛教庙宇的蔡家寺,是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。松柏映翠,梵宇玲琅,在甘谷县内,不论其宗教环境、建筑环境还是自然环境,都仅次于大像山,但却有着自己的特点。大像山是个释道二教杂陈的所在,而蔡家寺却是一处甚为规格的佛教建筑群,且有藏经楼与经板之珍。更无论寺内匾额、楹联及铭文,多为邑名士潘钦岳(清初)、何鸿吉(民国)所撰所书,具有较高的观赏价值呢,有意者何不前往一游,相信你一定大有所获!

本文网址:http://m.pdf96.com/a/2021/05/50258.html

. 广告区